日前,勤上股份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期内,勤上股份净亏损448.34万元,连续五个季度净利润亏损。而此前,勤上已经因为连续两年亏损被披星戴帽。离暂停上市只有一步之遥。 随着

勤上股份股票行情:离暂停上市只一步之遥 退市压力山大前路渺茫

股票配资   阅读:190次 收藏:21次 评论:13条

  日前,勤上股份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期内,勤上股份净亏损448.34万元,连续五个季度净利润亏损。而此前,勤上已经因为连续两年亏损被披星戴帽。离暂停上市只有一步之遥。

  随着2020年过去三分之二,留给勤上股份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第三季度财报背后,勤上有没有希望在年底成功扭亏为盈?

  营收低迷,营销费用连续上涨

  纵观三季报,勤上处于有投入却换不来增长的尴尬境地。

  第三季度,勤上股份营业收入2.32亿元,同比下滑11%。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勤上单季度均出现了营收下滑。而这发生在去年同期营收均同比下滑的基础上。也就是说,最近两年,勤上的营收处在持续收缩状态。

  伴随营业收入持续收缩,费用开支也在持续收缩。2020年三季度,勤上的管理费用支出2263万,同比减少14.64%。营销费用2247万元,同比减少了14.56%。以营销费用除以营收粗略测算,勤上三季度的营销费用率占比9.7%,最近三个季度的费用率几乎都低于去年同期。

  这不只是一个季度的趋势,前三季度,占开支主要部分的管理和销售费用,均同比减少。其中,前三季度,销售费用5867万元,同比减少22.3%,管理费用7342万元,同比减少9.11%。

  营收、开支双双收缩,意味着勤上处于战略收缩的状态。可即便如此,勤上仍然没有解决盈利问题。

  今年以来,勤上均没能实现盈利。一季度净亏损64.9万元,同比下滑124%;季度净亏损1454万元,同比下滑433%。到三季度,勤上股份净亏损448万元,虽然同比减亏25%,但仍然没有实现正向利润。至此,自2019年第三季度起,勤上已经连续五个季度出现亏损。

  对于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下降的原因,勤上在三季度公告上表示因龙文教育自2020年初以来受到停课、退费以及教学点合规化整改的影响,其培训业务推进缓慢,流动资金紧张。

  但疫情似乎也不能完全解释所有,2019年第四季度,勤上大幅亏损3.74亿元,完全磨平了2019年前三个季

度的微薄盈利。而在2018年,勤上更是亏损13.2亿。这个背后,是什么因素导致?

  深陷龙文教育深渊

  对于2019年亏损扩大的原因,勤上在此前的财报中解释称,主要是2019年5月,勤上股份启动了因收购龙文教育造成的大规模商誉减值,资产缩水高达13.4亿元。2018年,同样是因为计提商誉减值,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勤上出具了“保留意见”的审计报告。   

  勤上和龙文教育发生了什么?

  2016年前后,光电业务下滑,勤上转而进军教育行业。2016年1月18日,勤上股份以14.17元/股的价格,发行1.06

亿股,并支付现金5亿元,共计作价20亿元以30倍市盈率并购龙文教育。彼时,龙文年入7亿元、净利润8700万元。作为高溢价的一种补偿,龙文承诺2015年—2018年共完成不低于5.6亿元的净利润,否则龙文原股东将以现金方式补偿勤上股份。

  然而,并购之后,龙文教育并没有完成对赌。2015-2018年,龙文教育实现净利润合计为2.95亿元,相较业绩承诺的5.64亿元,完成率仅为52.24%。

  按照双方签订的对赌协议,一旦龙文无法完成业绩承诺,龙文原股东、龙文教育需对勤上赔偿一笔高达11.3亿的巨款(即业绩承诺的2倍);龙文原股东、龙文教育需回购1.6亿股,另需赔偿现金2.0亿元。

  但事情进展显然没有如此顺利。

  2018年,勤上股份和龙文教育便已撕破脸皮,对簿公堂。2018年8月,龙文教育创始人杨勇所持5.4%的勤上股票遭遇司法冻结。在随后的诉讼中,勤上要求杨勇支付2.4亿元的履约保证金。勤上认为杨勇作为公司收购广州龙文的业绩承诺人,需承担业绩补偿责任及相关连带责任。根据第三季度财报公告,勤上股份认为,结合广州龙文业绩实现情况和广州龙文的商誉减值情况,杨勇存在无法完全履行业绩承诺的可能,从而影响勤上权益。

  截止目前,勤上股份已将上述业绩补偿事宜起诉广州龙文原股东华夏人寿、龙舞九霄、龙啸天下、信中利、创东方、杨勇、张晶、曾勇、朱松、龙文环球,于2019年9月26日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从高溢价收购到对簿公堂,勤上无奈陷入泥潭。最终,在2018年和2019年两个财年接连计提商誉减值。大额的商誉减值引发了监管的问询。

  今年7月22日,深交所向勤上股份发出2019年年报相关的问询函。深交所要求勤上股份详细说明公司2018年度、2019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大额亏损的原因,以及勤上股份的公司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退市压力山大,前路渺茫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监管7月就已经下发年报问询函,但截至目前,勤上却上演了“拖字诀”。在三个多月间,勤上已发布13次公告申请延期回复2019年年报问询函。

  持续的拖延问询函,勤上面临的压力持续陡增。这仿佛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勤上也曾为了盈利寻求断臂求生。为了减少损失,2020年

6月30日,勤上宣布终止收购爱迪教育100%股权。   

  同时,勤上在三季度报中表示,为了降低募集资金、投资风险,勤上决定终止“在线教育平台及O2O建设项目”和“教学研发培训体系建设。

  但盈利的希望依然渺茫。三季度中,勤上预计,2020年累计净利润亏损3500万至1600万之间,亏损减亏90.61%-95.71%。

  勤上表示,目前正在积极采取措施提高盈利能力,争取实现2020年扭亏为盈,撤销退市风险警示,且积极参与业绩补偿诉讼。勤上特别提到,“若龙文教育原股东能在2020年内完成业绩补偿,将对2020年度业绩产生积极影响。”显然,勤上已经将保住上市公司资质的希望寄托在了龙文教育身上。

  但龙文教育能否成为勤上的救命稻草?时至今日,除了与龙文教育原股东信中

利、张晶达成和解并分别签署了《和解协议》,勤上股份仍未与龙文教育原股东华夏人寿、

龙舞九霄、龙啸天下、创东方、杨勇、曾勇、朱松和龙文环球就业绩补偿事宜达成一致意见。

  营收低迷,持续亏损,年报问询函一拖再拖,2020年盈利希望寄托在业绩补偿,勤上股份的前方,迷雾重重。

  
Tag标签:
    <tbody class='QOCj6'></tbody>

    <legend rel='QOCj6'><style rel='QOCj6'><dir rel='QOCj6'><q rel='QOCj6'></q></dir></style></legend>

    <small class='QOCj6'></small><noframes class='QOCj6'>

    <i rel='QOCj6'><tr rel='QOCj6'><dt rel='QOCj6'><q rel='QOCj6'><span rel='QOCj6'><b rel='QOCj6'><form rel='QOCj6'><ins rel='QOCj6'></ins><ul rel='QOCj6'></ul><sub id='QOCj6'></sub></form><legend id='QOCj6'></legend><bdo id='QOCj6'><pre id='QOCj6'><center id='QOCj6'></center></pre></bdo></b><th id='QOCj6'></th></span></q></dt></tr></i><div id='QOCj6'><tfoot id='QOCj6'></tfoot><dl id='QOCj6'><fieldset id='QOCj6'></fieldset></dl></div>

          <bdo id='QOCj6'></bdo><ul id='QOCj6'></ul>
        • <tfoot class='QOCj6'></tfoot>

          • 我要评论
            • 股民观点(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