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应该很多人都想过这个问题。华尔街就是一匹贪狼,所以他是四处收割的,包括美国本土,但他收割的是美国中层及底层民众,次贷危机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原因如

为什么华尔街的金融大鳄會去收割其他国家,而不收割美国呢?

炒股技巧   阅读:164次 收藏:7次 评论:11条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应该很多人都想过这个问题。华尔街就是一匹贪狼,所以他是四处收割的,包括美国本土,但他收割的是美国中层及底层民众,次贷危机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原因如下:

1、华尔街与美国政府是一个利益团体,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他们代表的永远是华尔街金融巨头、高科技巨头、军工企业、能源巨头及地产企业等等精英们的利益。就像次贷危机之前,从总统到美联储到财政部到各投资机构都是在鼓励美国人(这里说的美国人,不一定非得是有绿卡的美国人,很多到美国有一点积蓄的移民都算)买房,

小布什说要让所有人实现美国梦,而实现美国梦最好的方法就是在美国有套房。于是,从放贷机构(房利美、房地美)到投资银行(高盛、摩根、雷曼等)再到保险公司(AIG)都疯狂的鼓励人们买房。有个拉美去的脱衣舞娘竟然反复抵押买了五套房,

因为她觉得政府都在说房价会一直涨,所以她肯定会赚的,再说亏也就是亏了首付,而首付才5%呢。但她忘了,她的是次级贷款,即她的利率很高,也就是跟脱衣舞赚的钱都得投到房子里去。而且她的姐妹们都是跟她一样的操作。这就是底层民众的悲哀,房价只要跌了5%以上,她们就会倾家荡产。而华尔街的精英们早在次贷危机爆发前就已赚得盆满钵满。就拿破产的雷曼兄弟来说,其CEO在公司破产前就已在世界各地拥有了多处豪宅,

六架私人飞机,当然存款也是不少。公司破产只是让CEO及管理者们换个公司捞钱而已,他们损失不大。其它什么两房、高盛、AIG也早就赚够了钱,甚至标普等三大评级公司也从次贷里大捞了一笔,因为他们得做假评级啊。而且最后美国政府批的7000亿救济金也大部分流进了高盛等华尔街公司的腰包里。2006-2008的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就是高盛的前CEO,

他在当上财长

的前夕就把高盛的股票卖了到近4.85亿美元,同时还免了五千万的应缴税。而从1998-2008期间,华尔街给政府的游说资金(就是上供)就达50亿美元。而很多底层民众最后却只能住帐篷。

所以次贷危机更像是华尔街联合政府监守自盗,对中层及底层民众的一次疯狂收割。

2、华尔街也还有另一专门做空的大鳄如索罗斯等,但他们不会大范围做空美国的企业及美国的主权基金。主要原因并不是他们爱国,而是他们的财富更多还是以美元计算,如果他们的小聪明让美元贬值了那不就等于自己放火烧了自己的存款么。再说了,华尔街这些人都是一个圈子里的人,他们有个金融圆桌会议,通过这个联盟他们就可以控制他们想控制的人,比如华府。

所以综上所述,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们他们会而且试图收割所有可收割的财富,包括美国中层及底层民众,但显然他们还不会去做空美元,哈。

以上纯属个人意见,还请能者赐教!

这你就不太懂了。像索罗斯那样的人为什么能够去收割一些国家的金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些国家都需要外汇储备。本国货币与美元的汇率就是这些人下手的目标。本国货币如果与美元的汇率上浮的时候,就相当于这个币种增值了。利用前后的汇率差就能够赚钱。不管是上浮还是下浮都可以赚钱。美国不存在这种问题,美国没有外汇储备。但是如果美元与黄金挂钩,那么同样是可以通过炒作收割财富的 。欧盟为什么要推自己的欧元,就是为了避免货币被这种恶意炒作。同时还不需要储备美元。因为欧盟有那么多国家,欧元这个货币的

币值有非常稳定。经济体越小越容易炒作。

比如一美元兑换七港币,如果在短期内一美元可以兑换八港币的汇率浮动,那就等于港币贬值。也等于美元兑港币升值 。那么就在前期用港币把美元买进来,然后通过一些小额资金的炒作使港币贬值。再把美元换回港币。假如前面是用七百亿港币,买了一百亿美元,操作让港币贬值到一美元八港币,再把一百亿美元改回港币,那就得到了八百亿港币。净增值一百亿港币。然后他又退出炒作,那么港币又回到七港币兑换一美元的正常汇率 ,再买回美元。就能净赚十三多亿美元。

很多朋友认为,美国不抢自己国家,那又如何解释2008年次贷危机,雷曼兄弟被吃的连渣

都不剩。所以我认为资本主义吃人不吐骨头:一是不分国家地域;二是不分阶级地位;三是冷血,不带有任何感情的。

华尔街的大鳄们不仅收割其他国家的财富,也对自己人从不手软,甚至可以说是养虎为患,这就是资本的本性,只有规则,没有任何道德可言,这就是华尔街的本来面目。

在上世纪80年代,对英镑的无情打击,以索罗斯为首的华尔街大鳄们对英镑进行做空,一口气刮走了几十亿、上百亿美元的财富,还成为了资本运作的高手,受到了世人的高度称赞,对盟友如此!

而在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中,更是变本加厉,从泰国做空开始,一直蔓延到了东南亚的大部分国家,甚至还扩展到了韩国和日本,而只是在对方香港时受阻。但这一次的疯狂做空也是赚的巨额财富。对弱小者更是如此!

可在华尔街的巨额从来不是只对外人下手,对自己人也是从不手软。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后,美国的5大投行差点全军覆没,其中的雷曼兄弟倒闭,贝尔斯登被大摩收购,美林也是被美国银行收购。五个中消失了3个。空头们也是大肆敛财,让美国经济陷入了深渊,这就是华尔街的贪婪造成的恶果。对自己也是如此!

而这次疫情也可以看到,美国做空机构也是大肆对股市进行收购,包括期货、期权、期指等各

种衍生品,这次也是不例外。这就是资本的本性,狼行千里吃肉,六亲不认,杀死于无形!

华尔街的金融大鳄收割其他国家而不收割美国,这是由几大因素决定的。

一,“美国利益至上”的美国文化。美国自诞生二百五十年来,美国利益至上已在美国人中根深蒂固,已经成为美国最根本最突出的文化基因。很大程度上,也是美国各阶层在社会生活中必须自觉遵循的基本道德准则。

二,美国法律体系设计的严谨与制约。二百年前,美国的法律体系已完全涵盖社会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对美国经济体和美国公民权益的深层保护。

三,美国资本势力代表了美国利益。美国是典型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资本界尤其是金融界大鳄们,长期以来都是直接或者是间接掌控和影响

着国家政治经济生活。一方面他们不能剪自身的羊毛,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选票。选票和钞票同样重要。

四,美元是剪割全球羊毛的“神器”。尤其是美元与美债的双刀剪,苦了众多国家,肥了美国一家。

我们都知道,华尔街金融大鳄索罗斯、罗杰斯等金融巨头,可以说是呼风唤雨,他们不仅在金融市场上兴风作浪,翻江倒海,收割各国财富,索罗斯更是以募集大量资金试图阻止乔治·布什的再次当选总统而闻名。更加可怕的是,这两位大名鼎鼎的金融大鳄竟然联手成立量子基金,在金融市场翻云覆雨。不过,如果你认为这些华尔街金融大鳄只收割其他国家财富,而不收割美国就错了,无论哪一个国家,只要这个经济体出现问题,令金融大鳄们有机可乘,他们便会毫不犹豫地下手。


做空美国跟做空他国一样毫不手软

提到索罗斯和罗杰斯,可能大家并不了解其背景,当初索罗斯成立索罗斯投资基金时,自己为交易员,罗杰斯是研究员,另外还有一名秘书,公司总计就三个人。而这两位日后美国华尔街著名的金融大鳄就是在此时以这样的方式起步。

而在其做空历史上,最著名的1992年打赌英镑贬值、1997年东南亚金融风暴、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三次重大事件,1992年索罗斯因为做空英镑而狂揽10亿美元,1997年索罗斯奇袭香港金融市场,引发使港元汇率一路下滑,金融市场一片混乱。香港金融管理局立即入市,背后强大的国家,使得索罗斯无功而返,并且损失惨重。作为金融大鳄,他岂能空手而归?于是把目光瞄准了当时自身经济和金融存在比较大的漏洞的泰国和马来西亚,结果泰国和马来西亚30年的财富被索罗斯一扫而空,从而引发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尤其是东南亚、韩国等国家,损失都非常惨烈,当年韩国人为了支持国家经济,把自己家里的金银手饰拿出来支持国家经济。

另外就是2008年的次贷危机所引发的金融危机,我们知道,当时的美国第三大投行雷曼兄弟倒闭,摩根大通也被摩根斯坦利合并,美林银行不得不被迫将卖给美国银行,才使二者避免倒闭的危险。可是,殊不知,索罗斯和罗杰斯这两位金融大鳄早在2007年的次贷危机发生时,就已经出手,索罗斯亲自坐镇,2007年量子基金回报达32%,2008年再录得8%回报,而再看看同行业其他美国金融机构,平均损失19%。足见索罗斯这一金融大鳄的功力确实非凡。

从上面可以看出,索罗斯和罗杰斯这两大金融大鳄,做的并不是什么非法的事情,虽然其对于财富的收割显得有些暴力,但其所做所为基本上符合法律。通常情况下,他们之所以能够做空,是因为各国金融系统自身出了问题,才给了大鳄们做空的机会,或者各国的经济决策者只顾着快速发展而忽略了打安全围墙。


为什么金融大鳄总是喜欢做空?

我们先从概念入手深入浅出地讲一下做空。做空(Short sale),是一个投资术语,是金融资产的一种操作模式。与做多相对,做空是先借入标的资产,然后卖出获得现金,过一段时间之后,再支出现金买入标的资产归还。

比如说,前一段时间瑞幸咖啡被做空过吧?那是怎么操作的呢?当时因为大鳄们已经发现了瑞幸咖啡有财务造假的确凿证据,但市场上还没有人知道。这给了做空者机会。他们向他人借入股票,然后卖掉这些股票,并且期待该公司股票下跌,只要这些股票价格真的跌了,他们再用市场价买回来。再把当时借的股票还回去,因为卖出的时候价格高,买回的时候价格低,所以就赚取了利润。当然别人不会白白借给你股票,这是要收利息的,这在证券公司叫融券业务。所以,通常敢于

做空一家公司股票的,一定是做空者已经发现该公司存在比较大的问题。

当然,也有设置圈套做空一个公司的。比如可以通过制造一个公司老板的花边新闻来做空公司股票,这需要有内应和时机。同样的道理,他们因为在股价高位时借入了股票,并已经卖出,需要把股价打下来,然后再购买股票还回去。这时,可能就需要制造一个比较大的负面新闻,来影响该公司股价,比如某公司老板在美国醉酒被设计,便是这个套路。

做空一个国家则显得比较复杂,通常情况下,这个国家经济过热、货币超发、贸易赤字、外债增加等,随之而出现资产泡沫和通货膨胀,这些条件共同促成做空一个国家的前提条件。与此同时,一个非常重要的条件是,这个国家的货币汇率和美元挂钩。

其实整个做空过程非常简单,但是为什么当初索罗斯要选择亚洲各国下手呢?我们先来看看整个大背景,日本签订了《广场协议》,此后日本经济开始疯狂,日元对美元升值,日本房地产泡沫,日本股市泡沫,纷至沓来。当时美国非常清楚,在亚洲范围内,只要治理一下日本,就相当于其他“四小龙”“四小虎”也被治理了。

换个思维,如果当时索罗斯不来亚洲,东亚、东南亚疯狂的泡沫就不会破吗?怎么可能,最终一样会烟消云散。就像我曾经说过,没有《广场协议》,日本经济一样会经历失去的20年。

关于亚洲金融危机,如果有时间,我们专门讲一讲,这里边还有很多内容需要细说。我们还是回到做空吧。索罗斯是怎么样拿走泰国30年的财富的呢?


举例来说,索罗斯拿着美元来到泰国,目的是做空泰铢。于是,他把手里的美元到泰国银行换成泰铢。由于他手里美元资金比较庞大,换取了大量的泰铢,此时,他一定不会说我是来做空泰铢的,而是打着投资泰国经济的旗号。这个时候,他再从泰国银行借出大量的泰铢,加上自己的资金换的,总计数量可就不小了。此时,正当泰国经济决策者因为自身经济发展而沾沾自喜时,认为就连美国华尔街资本都看好泰国经济。突然,索罗斯要求用泰铢换回美元,并将这个消息传导到市场,市场里有大量的热钱,于是疯狂向泰国央行挤兑,争取换回美元。

于是,大家都不想要泰铢,只想换美元。什么效果?泰铢开始贬值。这就是简单的供需关系,人们都不要泰铢,当然泰铢就会贬值了。这个时候,如果泰国央行拥有足够多的美元储备,泰铢是不会贬值的,因为只要你想换美元,我就给你换。可是,索罗斯提前已经搞清楚了泰国央行的美元储备家底儿,它没有足够的美元换。于是,泰国央行被迫让泰铢贬值。这个时候,由于是索罗斯最先发起的泰铢换回美元,他自己的本金赶在泰铢没有大幅度贬值时换了回来,本金基本没有损失。不要忘记了,他还从泰国央行借了大量的泰铢,这是要还给泰国银行的。此时,泰铢对美元大幅度贬值,借的时候1美元兑换10泰铢,现在是1美元兑换100泰铢,假设他借了100泰铢,按原来的汇率,他需要10美元,现在则只需要1美元就可以还上欠的贷款。净赚9美元。

华尔街金融大鳄,都是资本市场的收割机,不论国内还是国外,都会以逐利为目的。

美国国内金融体系比较完整,法律法规比较健全,收割财富成本相对较高,而反观国外,金融体系不健全,就成了大鳄们掠食的场地。

华尔街财团对外投资都是美元,由于美元的霸权地位,美联储又通过加息和降息控制着美元的流动,由于

汇率的变化和美元的流动,他国的财富就被美元收割了。

开玩笑了 华尔街那群狼

全世界收割的能力跟经验就是在美国天天被收割 交学费练出来的 不收割美国 那只是美国金融机构足够强 割不下来而已

兔子不吃窝边草,全世界那么多财富不去收割而收割自家的财富那不是傻瓜蛋吗。华尔街用操控纸钞美元的量化宽松或收窄让美元贬值升值去收割全世界的财富养活美国这个世界超超级大国。这已经是中国

经济学家金融专家们的共识。

金权统治正在收割美国

早在1815年-1913年美联储成立之前,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就取得了对欧洲-北美金融体系的主导地位,分别拥有了法郎、马克、英镑的货币发行权,从而初步建立了一个现代的跨国金融儹主体系。1913年美联储成立,取得了美元的发行权之后,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就更是如虎添翼了。

1963年肯尼迪总统遇刺,约翰逊上台后,美国政府最终连仅剩的“白银美元”的发行权都丧失了。此后美国的实际情况是,政府根本就没有了货币发行权,政府要想得到美元,就必须将美国人民的未来税收(国债)抵押给私有的美联储,由美联储来发行“美联储券”, “美联储券”就是现在在世界流通的“美元”。 这个“美元” 所衍生出来的金权一直以来在统治着美国整个社会。

托马斯.杰斐逊的警世名言

年仅33岁就完成了万古流芳的美国《独立宣言》的作者,也是美国第3任总统的托马斯.杰斐逊有一句警世名言:“如果美国人民最终让私有银行控制了国家的货币发行,那么这些银行将先是通过通货膨胀,然后是通货紧缩,来剥夺人民的财产,直到有一天早晨当他们的孩子们一觉醒过来时,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家园和父辈曾经开拓过的土地。”

两百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再来看1791年杰斐逊的这一段话时,不禁惊叹他的预见惊人的准确。今天,美国私有银行果然发行了流通量高达97%的美元货币,美国人民也果然欠下了银行接近60万亿美元的天文数字般的巨额债务。

伍德罗·威尔逊晚年的忏悔

作为一位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伍德罗·威尔逊下台后良心发现,晚年在《回忆录》中对自己同意成立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一事表示懊悔。他说:“我一时失策,把美国推向了毁灭之路。”

“一个伟大的工业国家已被信用系统牢牢地控制着,这个信用系统高度地集中。这个国家的发展和我们所有的(经济)活动完全掌握在少数人手中。国家失去了自由和主权,经济沉沦于受制于人的糟糕处境。政府不再有自由的意见,不再拥有司法定罪权,不再是那个多数选民选择的政府,而是由极少数拥有支配权的人操控之下(运作)的政府。”

“这个国家的很多共商业人士都畏惧着某种东西。他们知道有一种看不见的权力是如此地有组织、如此地悄然无形、如此地无孔不入、如此地连锁在一起、如此地彻底和全面——以至于没有人敢公开去谴责这种权力。”

参议员赖特·帕特曼听证会的讲话

1964年美国众议院货币委员会公开听证会上,参议员赖特·帕特曼说:“每发行1美元相当于对联邦储备委员会提取1美元负债。联邦储备委员会凭空制造货币,从合众国财政部那里购人政府债券。联邦储备委员会向合众国财政部提供附加利息的流动资金,以支票借予合众国财政部的形式做账。

财政部以1亿美元有息债务的形式计账。作为债权的代价,联邦储备委员会为财政部提供1亿美元的信用。由此,联邦储备委员会赁空制造出了这1亿美元债务,而对此美国国民有义务支付利息”。

美元,实际上是美联储以美国税收和国债为担保借给美国政府的信用券。美国国民平均收入的大约35%都要作为联邦所得税上缴。1981年,据里根政府调查的结果显示,当年联邦的个人所得税为760亿美元,全部仅够用于支付政府向美联储贷款的利息。

债务经济模式让美国背负上巨额债务

美国在独立战争以及后来争夺殖民地的战争中均发行过国债,但到1835年已全部还清。从1837年开始,美国又发行国债。从此,美国债台高筑,从未还清过债务。债务挂帅的经济模式对美国而言是一种饮鸩止渴。

1929大衰退时期,富兰克林·罗斯福主政的美国政府1933年4月9日宣布放弃“金本位”,6月5日又宣布废除以黄金偿付国债的法律,这就进一步打开了美国国债泛滥的闸门。因为美元不再与黄金挂钩,政府借债更随意,因为还债只需要用人民未来的税收抵押给美联储,让美联储开动印钞机印钞票即可,毫无节制的发行钞票使美元快速贬值。

至2006年,美国的政府、公司和私人欠债总额已经高达44万亿美元,如果按照5%的最低利息估算,每年仅偿还利息就高达2.2万亿美元。问题是这样的债务已经到了无法偿还的程度,而债务又必须被偿还,如果不是欠钱的人还,就是借钱的人还。更糟的是,到最后却总得由我们辛勤劳动的世界各国纳税的劳动人民来偿还。

至2011年,美国国债已是个天文数字,根据美国财政部的报告,该财年美国国债净额为154760亿美元,仅要支付的国债利息就高达2510亿美元,平均每个美国人要支付800多美元的国债利息。别说让美国偿清国债,就是支付国债利息也把美国纳税人压得透不过气来。如果加上美国家庭、企业和州政府及地方政府的债务,美国全国债务总额为55万亿美元,仅债务利息就高达36457亿美元。平均每个美国人一年要还1.17万美元的利息,平均每个人背着17.6万美元的债务包袱,平均每个家庭分摊66.8万美元债务。而美国平均每个家庭的存款仅有6873美元,可以说,每个人个个是“负翁”。

而且,美国的总债务还在滚雪球般持续不断地增长。据美联储经济在线数据数据库(FRED),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包括政府债务、企业债务、抵押贷款、消费贷款等在内,美国各种债务加起来总额已高达59.4万亿。而40年前,美国的总负债仅为2.2万亿美元。换言之,美国的债务在过去的40年间增长了27倍。

债务和虚拟经济模式摧毁了美国的真实经济基础

在债务挂帅经济模式的背景下,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成功地培养了美国国民好逸恶劳的习性。现在美国国民普遍宁愿领取失业救济金,也不愿意干一些维持国计民生的正常生产劳动,这些“下等”工作转由外国劳工或新移民去做。美国国民养成了用债务来维持生活,由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民劳动生产来养活和维持自己生活的习惯。

在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的主导下,美国通过债务经济的借债方式和虚拟经济的知识产权输出方式,来掠夺全球人民的财富,而本国的基本生活用品生产却逐渐归于空白,需要高度依赖从他国进口。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通过虚拟和债务经济成功地摧毁了美国的真实经济基础,当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再度发起经济危机、或者其所主导的虚拟和债务经济系统崩溃瓦解的时候,美国经济必将会陷入巨大的困境之中。

美国和美国人民如果没有足够的警醒并且及早做好准备,美国人民也许有一天真的如杰斐逊所说的一觉醒来就会失去家园和财产,就像1929年大衰退时发生过的一样,甚至会更加惨烈。

美国的债务经济模式是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给世界下的一个圈套

在债务经济模式下,美国只需要印制美元就可以购买世界所有物品,美国以外的所有国家都需要通过付出资源和劳动去赚取美元。然后,美国发行国家债务和企业债务再收回这些美元,最后美国可以以贸易赤字为名要求出口国提高汇率,让美元大肆贬值,从而使国家债务和企业债务贬值,最终达到债务的数额不变,而实质却发生了变化的结果,比如之前的100美元,现在只能买50美元的东西了。这就是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设计的美国债务经济模式的强盗实质。

表面上看来,债务经济模式对美国有着巨大的好处:不用从事生产就可以获得远高于他国的经济效率。对美国而言,花钱买外国人的商品,这是一笔货币的第一次使用;发行国债或企业债券又把这笔钱收回来变成政府或公司的债务收入,再花出去。这等于一笔钱被使用了两次。但对贸易对手国而言,赚回的美元又借给美国,对自己除了一点点利息收入以外,别无它用。

其实,债务挂帅的经济模式是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故意设计来操纵世界经济,实施其全球化战略的一种方式。在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设计的全球化框架下,不断增加负债能力正是美国所需要去扮演的角色,这成为了美国在推进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对世界的一种义务,同时也顺带成为了一种可以让美国不劳而获的经济方式。实质上,这是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假借美国之手,利用美元作为他们在全球行凶作恶的工具,用来推行他们全球一体化的战略,谋求实现全球统治。

然而,美国每次发行美元,就需要用国家的未来税收向美联储作抵押,从而欠下美联储的债务,发行多少美元就相应欠下多少债务,发行得越多,美国和美国人民就会被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套得越牢。美国是被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骗进债务圈套中的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操纵主导了美国经济运行,把美国绑架到了债务和虚拟经济的发展模式上。现在的美国用债务维持着国家繁荣富强的假象,而事实上美国早就成为了一个依赖长期借贷而随时濒临破产的国家。

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为什么要这样做?

如果你细心观察和研究的话,可以从很多经济现象中看出端倪,比如从美国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的话语中,我们就可以看出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设计美国债务经济模式的用意。格林斯潘曾说:“美国增加债务能力是全球化的一种职能,因为负债能力的显著提高与成本的降低以及国际金融载体范围的扩大休戚相关。”

请注意上述这段话中的关键词“全球化的一种职能” 。好好思考一下,你明白了吗?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主导虚拟和债务经济发展的目的是为了推行全球化,美国虚拟和债务经济是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推行实现全球化的一种职能。

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为什么要推行全球化?因为国际犹太金融资本要谋求成立一个由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控制的世界极权政府,近代至今由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主导的所谓全球化进程是建立在反人类的方式和基础上的,是由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的炮舰开路的,是为了他们所谓世界新秩序,为了实现统治世界而做的铺路准备工作。

为了达成他们的

目的,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除了使用人们所知的“分而治之” 的策略,不断制造国家领土、民族、意识形态和文化的分裂;同时也采用相反的“捆而治之” 的策略,通过推行经济一体化——摧毁各个地区的经济独立性,建立起经济体之间的高度相互依赖,而他们即作为各经济体之间的调度者,以实现他们对全球经济和全球民生的控制。

读者朋友,你明白了吗?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一直在通过诸如国家地区分工等各种方式方法,故意来制造个人与个人、团体与团体、国家与国家之间的高度相互依赖,让所有个人、团体和国家都无法独立自主,无法自给自足。他们通过刻意建立世界各国之间的各种相互依赖关系,摧毁世界各国的经济独立,让大家相互之间相互交缠,让谁也离不开谁,这样就有利于他们发挥自身对世界的影响力,从而推行他们的全球一体化,并为实现对世界的统治进行铺路。

美元是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控制世界的一个金融工具

当各个国家经济在与美元经济交互中出现问题的时候,人们经常会将美国视为敌人来看待,认为世界上的经济问题、经济危机、经济战争都是因为美国引起的,却没看到更深层次的原因。许多国家和地区出现的经济问题、经济危机、经济战争确实跟美元经济有关,但是这些美元经济活动不是美国政府、总统和人民有权力和有能力控制主导的,美国政府和总统只是被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势力操纵的傀儡,被利用来实现他们扰乱世界经济、掠夺各国财富和人民劳动成果、统治世界的目的。

人们一般都以美国为主体来谈论美元,因为搞错了对象,这是一种非常错误的理解和认识。事实上,美元是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控制美国及各国政府、剥削和奴役美国及全地人民的一个金融工具。

△顶级犹太金融资本罗斯柴尔德家族

通过成立美联储,美国的国家财政和全部税收成为了向美联储筹资的抵押物。换句话说,美国的国民经济被合法地典卖给了国际银行家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虽然美元、美利坚银行、美国中央银行、美联储、美国联邦储备系统、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国联邦储备局、美国联邦储备银行所有这些称谓都冠有美国之名,虽然美元名义上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官方货币,但美元的发行权既非美国政府所有,也非美国人民所有,而是从属于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的跨国金融资本势力所有。

其实美国联邦储备局既不是美国联邦政府的下属机构,也没有什么储备。美联储实质是一家全球最高金融寡头的行业协会。在1969年3月18日,美国国会取消了美联储发行的美元必须拥有25%的黄金支撑的强制要求之后,美联储发行货币就更是什么储备都不需要,便可以空手套白狼般在国际上为所欲为。

美国和美国人民也是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操纵下的受害者

我们必须明白,美国早已经被窃国,美国早已经被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绑架和控制。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并不代表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的利益,只要有实际需要他们可以随时舍弃美国、甚至肢解美国。美国和美国人民也是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操纵下的受害者。

所以,亲爱的人类兄弟姐妹们,不要去憎恨任何国家、民族和人民,我们的敌人不是任何国家、民族和人民,我们全人类的共同威胁是同一个——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乃至其后的人类控制者。所有国家和人民就象你我和你我所在的国家一样,都是被人类控制者蹂躏的对象。当我们选择在人类中相互憎恨与对立,就正中了人类控制者的计谋,掉进了他们精心设计的陷阱,也就永远摆脱不了他们的操纵。

只有在这个认识基础上,我们才能超越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所希望看到的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对抗、民族与民族之间的对立、人民与人民之间的憎恨,各国和人民才有可能合力去应对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这个共同的威胁,才有可能一起去瓦解国际犹太金融资本及其控制下的共济会的金权统治,才有可能共同去解决美元霸权经济给美国及全球带来的经济难题和灾祸。

Tag标签:
    <tbody class='nAWtJ'></tbody>
<legend rel='nAWtJ'><style rel='nAWtJ'><dir rel='nAWtJ'><q rel='nAWtJ'></q></dir></style></legend>
      <bdo id='nAWtJ'></bdo><ul id='nAWtJ'></ul>
    • <i rel='nAWtJ'><tr rel='nAWtJ'><dt rel='nAWtJ'><q rel='nAWtJ'><span rel='nAWtJ'><b rel='nAWtJ'><form rel='nAWtJ'><ins rel='nAWtJ'></ins><ul rel='nAWtJ'></ul><sub id='nAWtJ'></sub></form><legend id='nAWtJ'></legend><bdo id='nAWtJ'><pre id='nAWtJ'><center id='nAWtJ'></center></pre></bdo></b><th id='nAWtJ'></th></span></q></dt></tr></i><div id='nAWtJ'><tfoot id='nAWtJ'></tfoot><dl id='nAWtJ'><fieldset id='nAWtJ'></fieldset></dl></div>
          <tfoot class='nAWtJ'></tfoot>

            <small class='nAWtJ'></small><noframes class='nAWtJ'>

              我要评论
              • 股民观点(0